CTRL+D快速收藏本网站,下次轻松访问!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推荐:
我们的位置:主页 > 陕西都市网 > 资讯 > 正文

网征婚被骗43万:双方第一次“约会”竟然是在法庭上

来源:未知 点击数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2017-04-13 16:19
摘要:
受害人保存的转款凭据和对方寄来的照片。 【网征婚被骗43万】看到他们那个恶心的样子,我恨不得上去狠狠地抽打他们一顿! 我想打他们一顿,出一口憋这么久的恶气,哪怕真要因此

 

 

  受害人保存的转款凭据和对方寄来的“照片”。 

  【网征婚被骗43万】“看到他们那个恶心的样子,我恨不得上去狠狠地抽打他们一顿!”

  “我想打他们一顿,出一口憋这么久的恶气,哪怕真要因此把我关进去,我还可以躲几天清净,脱离现在这种负债累累的局面。”

  昨天下午两点,四名福建漳州籍男子通过婚恋交友的方式涉嫌诈骗58.09万一案在沙坪坝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此案的受害者之一、大龄女陈琴(化名)旁听完庭审后,咬牙切齿地说着自己的悔恨与难堪。

  诈骗嫌疑人的亲属们也赶到了庭审现场,一位嫌疑人的姐姐哭着对记者说:“他以前是修摩托车的,我们不知道他几时学会搞诈骗的,现在这辈子全毁了……”

  对于自己的诈骗罪行,四名嫌疑人当庭均表示认罪。但,对于受害者带来的伤痛,却不知从何弥补。新闻发稿

  庭审 这是她和骗子第一次见面

  以爱情之名,陈琴前后十余次给骗子打过去43.5万元钱。

  昨天的庭审,是她和骗子们第一次见面。4个诈骗嫌疑人,年龄最长的是1984年出生的,最年轻的两个生于1997年,长相普通,学历都不高,陈琴说起自己对他们的第一印象:“歪瓜裂枣的,恶心”。整场庭审持续了3个多小时,四人自始至终低着头,背对着旁听席。

  旁听席,陈琴戴着黑色的帽子、口罩,一进门就有些情绪激动,在法警劝解之下,她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。3个多小时的庭审,陈琴没有离开过一步,“我就是死,也要记住这帮畜生的样子!”

  两个多月以前,陈琴鼻子不舒服,到医院检查,发现已患上鼻癌。被骗后,她几乎被逼上绝路,加上近10个月来的煎熬,对生活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。开庭的事,她没有告诉任何亲戚朋友,选择了一个人到庭听审。

  与陈琴一个人到庭的情况不同,诈骗嫌疑人一方来了四五个。因为其中两名嫌疑人被取保候审,庭审完之后,一行人匆匆地离开了现场,没有向陈琴道歉。

  婚恋 “暖男”俘获她的芳心

  ”让我招架不住的,就是骗子的‘暖男’形象。“30多岁的陈琴(化名)独自在主城打拼,在重庆主城区有一套房子,外貌也不差。不过,因年龄偏大,去年3月底她就在世纪佳缘网站上用身份证注册登记。没多久,陈琴就收到一名男子发来的信息,希望和她交朋友。男子自称叫“李明豪”,系香港一家金融投资公司管理人员,还发来了工作照片。

  和多数重庆女娃儿一样,陈琴耿直地告诉了对方自己的财产情况,并告诉对方,自己就是冲着结婚去的。打动陈琴的,是“李明豪”的“暖男”形象。“李明豪”的微信朋友圈,都以陈琴为中心。“所有的合适,都是两个人的相互迁就改变,没有天生适合的两个人。两个人朝着相同方向努力,就会幸福。”这是“李明豪”发在朋友圈的内容,让陈琴很感动。

  “老婆老婆我想你,发个短信骚扰你;好想好想亲亲你,把你抱在我怀里;不知此时在哪里,只好放在我心里……”“李明豪”经常在微信里,柔情似水地给陈琴发情话。

  “老婆老婆”喊了几次后,陈琴就陷进去了。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[本网站]的立场,也不代表[本网站]的价值判断。
广告
广告

网征婚被骗43万:双方第一次“约会”竟然是在法庭上

admin
摘要:
受害人保存的转款凭据和对方寄来的照片。 【网征婚被骗43万】看到他们那个恶心的样子,我恨不得上去狠狠地抽打他们一顿! 我想打他们一顿,出一口憋这么久的恶气,哪怕真要因此

 

 

  受害人保存的转款凭据和对方寄来的“照片”。 

  【网征婚被骗43万】“看到他们那个恶心的样子,我恨不得上去狠狠地抽打他们一顿!”

  “我想打他们一顿,出一口憋这么久的恶气,哪怕真要因此把我关进去,我还可以躲几天清净,脱离现在这种负债累累的局面。”

  昨天下午两点,四名福建漳州籍男子通过婚恋交友的方式涉嫌诈骗58.09万一案在沙坪坝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此案的受害者之一、大龄女陈琴(化名)旁听完庭审后,咬牙切齿地说着自己的悔恨与难堪。

  诈骗嫌疑人的亲属们也赶到了庭审现场,一位嫌疑人的姐姐哭着对记者说:“他以前是修摩托车的,我们不知道他几时学会搞诈骗的,现在这辈子全毁了……”

  对于自己的诈骗罪行,四名嫌疑人当庭均表示认罪。但,对于受害者带来的伤痛,却不知从何弥补。新闻发稿

  庭审 这是她和骗子第一次见面

  以爱情之名,陈琴前后十余次给骗子打过去43.5万元钱。

  昨天的庭审,是她和骗子们第一次见面。4个诈骗嫌疑人,年龄最长的是1984年出生的,最年轻的两个生于1997年,长相普通,学历都不高,陈琴说起自己对他们的第一印象:“歪瓜裂枣的,恶心”。整场庭审持续了3个多小时,四人自始至终低着头,背对着旁听席。

  旁听席,陈琴戴着黑色的帽子、口罩,一进门就有些情绪激动,在法警劝解之下,她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。3个多小时的庭审,陈琴没有离开过一步,“我就是死,也要记住这帮畜生的样子!”

  两个多月以前,陈琴鼻子不舒服,到医院检查,发现已患上鼻癌。被骗后,她几乎被逼上绝路,加上近10个月来的煎熬,对生活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。开庭的事,她没有告诉任何亲戚朋友,选择了一个人到庭听审。

  与陈琴一个人到庭的情况不同,诈骗嫌疑人一方来了四五个。因为其中两名嫌疑人被取保候审,庭审完之后,一行人匆匆地离开了现场,没有向陈琴道歉。

  婚恋 “暖男”俘获她的芳心

  ”让我招架不住的,就是骗子的‘暖男’形象。“30多岁的陈琴(化名)独自在主城打拼,在重庆主城区有一套房子,外貌也不差。不过,因年龄偏大,去年3月底她就在世纪佳缘网站上用身份证注册登记。没多久,陈琴就收到一名男子发来的信息,希望和她交朋友。男子自称叫“李明豪”,系香港一家金融投资公司管理人员,还发来了工作照片。

  和多数重庆女娃儿一样,陈琴耿直地告诉了对方自己的财产情况,并告诉对方,自己就是冲着结婚去的。打动陈琴的,是“李明豪”的“暖男”形象。“李明豪”的微信朋友圈,都以陈琴为中心。“所有的合适,都是两个人的相互迁就改变,没有天生适合的两个人。两个人朝着相同方向努力,就会幸福。”这是“李明豪”发在朋友圈的内容,让陈琴很感动。

  “老婆老婆我想你,发个短信骚扰你;好想好想亲亲你,把你抱在我怀里;不知此时在哪里,只好放在我心里……”“李明豪”经常在微信里,柔情似水地给陈琴发情话。

  “老婆老婆”喊了几次后,陈琴就陷进去了。